星空下的飘零之叹

——论析杜甫《旅夜书怀》中的抒情手法

文/胡思源

旅夜书怀作为杜甫五律中的名篇,可谓是大家之作,充分体现出杜甫的大家风范。这一年的正月,诗人辞去节度使参谋职务,四月,在成都的好友严武死去,身处于如此凄孤无依之境,诗人便决意离蜀东下。因此,这里不是空泛地写景,而是喻景抒情,通过写景展现他的境况和情怀:像江岸细草一样渺小,像孤舟一样寂寞。颔联”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写远景,明星低垂,平野辽阔;月随波涌,大江东流。这两句写景雄浑阔大,突出了诗人胸襟与视野。 实际上,诗人写辽阔的平野、浩荡的大江、灿烂的星月,正是为了反衬出他孤苦伶仃言,此诗“通首神完气足,气象万千,可当’雄浑’之品”。此诗为诗人杜甫的生命写照,彼时杜甫已是垂暮之年,又经历好友相继离世,居无定所,仕途坎坷的生活境况,因而苍凉悲慨,哀愁伤感的意绪润于字里行间。诗人在悲从中来,感时忧之时写下此诗,以此抒发心中悲凉感伤之情,其主要表现手法体现于因景生情,情景交融;意象使用,譬拟比托;反问,设问;对比,呼应以及炼字短句等手法。

这首诗前四句写景,后四句因景生情,情景交融。 诗的前半部分描写“旅夜”的情景。首联,“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写近景:微风吹拂着江岸上 的细草,竖着高高桅扦的小船在月夜孤独地停泊的形象和颠沛无告的凄怆心情。 看到这大自然的伟大,杜甫触景生情。于颔联运用空间意象的描写手法突出了自我的渺小与弱势,但同时展现了自我伟大的人格,心志与胸怀,以此抒发了胸有大志,怎奈时运不顺,不受赏识的内心情感,同时抒扬了自己的雄远抱负。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则是杜甫感慨自己没有建立事功。回想一生天涯飘零,并没有什么成就。尾联“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写到自己飘然一身,不过像广阔的天地间的一只沙鸥罢了。 诗人即景自况以抒悲怀。水天空阔,沙鸥飘零;人似沙鸥,转徙江湖。这一联借景抒情,深刻地表现了诗人内心飘泊无依的感伤。 由此,诗人通过不同景象的描写抒发了内心的悲痛情怀,借景抒情。

其次,作者运用了意象的使用以及譬拟比托。 首联“细草、岸、危措、舟”诸意象并列组成的“夜泊”是以“舟”为中心,颔联“星、平野、月、大江”诸意象并列则凸显了”天地“的伟大,这里所构建的空间意象的“壮阔”与“气势”无形中和首联的危樯夜舟形成对照、反衬的作用,并以空间意象的“壮阔”与“气势”凸显了危墙夜舟的“悲凉”。 “舟”是个重要意象,有相当长的岁月,杜甫以舟为家,随处飘泊。这一意象负载了他的情感体验。出现在这首诗中的”舟“不仅是其漂泊生涯的描述,而且也是一颗无所归依的心灵的隐喻。颈联的议论与感怀是整首的 “诗眼”,把诗人的情感与志意联系起来并统一在尾联“天地一沙鸥”这一意象上,情中见景,景中有情。诗歌的结构脉络也就是诗歌的情感脉络,而各联的单一意象也便在此情感脉络里构成一个意象系统,形成圆融饱满的意义结构。 “沙鸥”这一意象是诗人的自我写照 ,也是诗人一生际遇的象征。诗人借物自况,改用譬拟比 托的手法,包含有浮生无着、不得己转徙江湖莫知归依的身世飘零之叹情调是伤感低沉的。意象的运用以及各意象的串联使作者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抒发。

除此之外,反语与设问的运用也至关重要。颈联用两个反语,不假景物凤光的牵引衬映,纯借气势盘旋,尽吐胸间块垒。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说的是,诗人有点名声,哪里是因为文章好呢?做官倒应该是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这是反话,诗人素有远大的政治抱负,但长期被压抑而不能施展,因此声名竟因文章而著,这实在不是他的心愿。 诗人此时确实是既老且病,但他的休官,却主要不是因为老和病,而是由于被排挤。这里表现出诗人心中的不平,同时揭示出政治上失意是他飘泊、孤寂的根本原因。 出句的“岂”字与对句“应”

字反射比映,一作疑问而意却不以为然,暗示着现实的肯定, 真是无可奈何;  一则以表层现象的肯定来对照深层心理的否定, 遂教那派倔强神态跃然展现,生动地表达了其愤懑却无计可施的情感状态。 第五句设为疑问,转折有致,第六句承上句发为感叹,两句合起来,张力饱满;七八两句也 设为问答,道出结论承接五、六两句的波澜外,也和首二句遥相呼应。

对比和呼应的运用同时令作者充分凸现了自我的悲哀。 首联之“细草微风”对照并衬出“危墙独舟”在夜色里之孤单悲凉。 颁联“平野阔”之壮与“大江流”之势与“危墙独舟”对照,反衬“舟”之渺小卑微。 因此首二联之比照是以大自然之美景,反衬自己之哀情,以宇宙之壮观反衬自己之微不足道。 尾联的“一” 的悲哀。 和首联的“独”相呼应,凸显了自身的悲哀;自身的悲哀也是家国的悲哀,苍生的悲哀。由此,前后呼应,一气呵成却更显哀愁。最后,炼字锻句也使通篇更加流畅,更显悲壮之情。 首联本不必对偶,诗人以对偶句出之,一开始便凝聚了欲待奋发的力量。 “细草微风”是修饰 “岸”的。“危墙独夜”是修饰“舟”的,但正是利用这种修饰法。杜甫告诉了我们时间、地  点、 景色、人物,这是杜甫锻炼句的成功之处。 额联之“垂”“涌”是句眼。 着一“垂”以见其壮,着一“涌”以见其势,由此以大自然之壮美与气势体现诗人的心格和心志。 颈联二虚字是诗眼, “岂”字表示反洁,“应”字似在自嘲,也不无质疑;二虚字凸显了颈所蕴蓄的内涵,更加突出强调了作者对于自我悲哀的感叹。

此诗气势盘旋,令诗人尽吐胸间块垒。全诗景情交融浑成,物我同体,情藏于景中,合着视觉印象的错位变移,意象的使用、譬拟比托;反语与设问的运用;对比和呼应的组成部分以及仔细推敲过后的炼字锻句辅助通篇抒发了诗人漂泊无依的伤感,及他浑身无着的飘零之叹。

Hu Siyuan (19-A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